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船山文学报我也追星 用爱教学生  用心做教育 许我一生情怀   静待满园花开

第二版:我也追星 PDF原版PDF原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声明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7 年 02 月 05 日 星期日   02

许我一生情怀 静待满园花开

作者:颜燕飞

无论何时都让自己

可以微笑的挥手再见

不是没有泪水

而是含着泪水

依然微笑

每一届的毕业分别,看着那些不舍的身影,依恋的泪眼,我的心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么几句。不忍说再见,不得不再见。在风清月白的晚上,闭目,那些鲜活的面孔、生动的笑容,总会如花一样在心海绽放,温暖的涟漪荡开,于是,记忆渐渐清晰,视线慢慢模糊。

再见,挥别的是日子;不灭的是记忆。

杏坛执鞭,无疑是神圣的。所以往往被讴歌、被称颂。自己也一直在想,什么样的老师是最好的?满腹经纶、口若悬河?还是周密严谨、一丝不苟?像蜡炬一样泪尽火灭,还是春蚕一样吐丝成茧?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应该是,但又似乎都不是我要的答案。

还是把时间追溯到3年前吧!接手新一届毕业班。讲当今世界的政治格局:多极化。问到多极化的好处时,教室里静默一片,只把期望的目光投向耐心等待的我。忽然,在教室的左边靠墙,我发现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我心里一喜,点了她。口齿流利、表达清晰、逻辑严密——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和赞美,脱口而出:将来,你一定是个出色的女政治家。那一刻,我看到女孩晶亮的眸子里有火苗在欢喜地跳跃。果不其然,下课了,她“堵住”了我:颜老师,你真厉害!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女政治家。她当时的表情有他乡遇故友的感动、有相见虽晚终相见的欣然。以后的日子里,她成了我的“小棉袄”。(她叫宁婉仪,现在就读于北邮)课间的时候,常常带着她的一班小姐妹、小兄弟把我围个“水泄不通”,我们成了忘年交,我成了他们忠实的倾听者。他们的烦恼、压力甚至于谁谁谁之间的小小秘密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我。印象最深的是临近中考,我严重感冒,久咳不愈,周日回校上课的时候,发现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陶瓷杯,杯子里有淡淡的柚香弥漫。我以为是哪个老师粗心遗忘的,及至下课才知道,是她周末回家特意让妈妈为我熬的冰糖柚子水。那一刻我的感动无以言表,我的感慨千言难表。

我苦苦追寻的答案以为远在天边,其实近在眼前。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学生喜欢的老师?我觉得应该是随风入夜的春雨,滋润万物无声;应该是吹面不寒的春风,唤醒满园晴翠;应该是明媚和煦的春阳,温暖一地芳华。教师不是蜡炬,但可以点燃学生智慧的火焰;教师不是春蚕,但可以让学生破茧成蝶,轻舞飞扬。

让学生有着春天般温暖的舒适和愉悦才是教师应该追求的呀!当然,这种舒适愉悦不是刻意取悦,老师一个微笑的眼神,一句鼓励的话语,一次轻轻的拍肩......就已足够!记得上《感悟幸福》这一课,在学生们谈了自己的幸福感受后,我朗诵了一段自己写的话:......幸福就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捧着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让风从身上吹过,文字从眼前滑过;幸福是繁星满天的夜晚,坐在蒸水河边,看草丛中萤火虫飞舞,看高楼上霓虹灯闪烁......教室里出奇的安静,满是陶醉的神情,我被深深打动,情不自禁地说:看到你们眼里的诗意和美好,我感觉非常幸福。这时,教室里掌声响起。那样温馨的画面现在想来都禁不住低头莞尔。其实,学生们美好的年纪都有一颗单纯干净的心。你给他们一次真心实意的温情,他们还你一世刻骨铭心的温暖。这样的温暖在我漫长又艰辛的教书生涯里砥砺着我一路前行。当看到“你是个很好很好的老师”的评价;当看到“看起来很舒适、很得体的职业,却很少有人懂得它背后的辛酸......你为什么还要那么拼......你选择的是顾大家”这样的理解;生日的时候,当看到桌子上盛开的鲜花,甜蜜的巧克力;当看到平时大大咧咧的男孩子等在楼梯口只为送你一包喉片......的时候,我没有理由不对我的学生倾注满腔的心血与情怀。

美国著名企业家艾柯卡有一句话,他说:“作为老师,您可以有坏学生;但作为学生,您最好不要有坏老师”。一个好老师,与崇高无关、与博学无关,但是绝对与你的善意与胸怀有关。

所以,我觉得好老师还应该是温和的大姐;是慈爱的母亲;是豁达的兄长;是仁厚的父亲。即便遇到“坏孩子”,我们在批评他的时候,也不应该让他感觉“如鲠在喉”或“如芒在背”的不适,更不应有伤口撒盐的剧痛;而应该是那根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的教鞭;是滋润孩子心田、湿润孩子眼眶的“四颗糖”。

从教二十多年,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他们或活泼或安静;或外向或内敛;或守纪或顽皮......但毫无例外的,他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唯一。作为老师,我们很容易把爱的阳光洒向那些“学霸”,而把满眼的霜雪泼向那些“学渣”,尤其是对于一些特立独行的学生,更是被一些老师打入“另册”,连冷眼也不愿意奉上。

上一届,就遇到了一个被一些老师“另眼相看”的、被我的“花裙子”“惊艳”到的女生。(她叫吴一凡,现在在一中)也许她不知道,第一节课,我也被她上课敢于化妆的“壮举”“惊吓”到了。就是这样初次见面的互“惊”,让我成了她笔下的“相遇相知”;初三的一年,也成了她“欣喜又眼泪盈眶”的一年;就是给我写信的时候,还会“红了眼眶”。这么一个感性温暖的女孩,谁能想到是曾经在课堂上与老师对骂的桀骜不驯的“坏学生”?谁能想到是扬言毕业的时候一定要痛打某某老师一顿的霸气十足的女汉子?

刚上他们班的课,几乎每一节她都要上厕所,我无一例外地都批准了,她也无一例外地“快去快回”,终于有一次,她忍不住了,问我:“颜老师,为什么我每次上厕所你都批准?某某老师因为这个一节课骂了我10分钟。”我笑笑:“你的生物钟就在这个时候,我理解。”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眉梢眼角有一朵盛开的“小花”,我知道是她上课时的杰作,但故作糊涂: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不小心把墨水沾到了眼睛?她不置可否,低头走开。以后,她眼角的“小花”再没有开过。当然,厕所也很少上了。但是,脸上的胭脂红却天天在妖饶,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日日在艳丽。我无法认同,但我得找寻时机。她座位在最后,因为太过“自我”,被不少老师奚落过,但她有极强的自尊心和较强的表现欲,而且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好,发现了她的这些特点,我经常“不经意”地点她回答问题,而她也确实没让我失望。半期考试的时候,政治成绩在她所有的学科里排第二,在班里也名列前茅,她兴高采烈地向我报喜。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她说:你的脸怎么有点粗糙啊?是不是用了不适合你用的东西?她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我,我对她说:“爱美是人的天性,但你知道什么样的女孩子最美吗?”她还是没吭声。“腹有诗书气自华。”我看着她的眼睛笃定地说。之后,我告诉她,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应该以青春朝气为美,自然大方为美。以后,她脸上的胭脂红慢慢淡了下去,我也由“颜老师”变成了她嘴里亲热的“颜妈”。直至初三第二学期,她主动申请当政治课代表,并且请求班主任把她的座位排到第一排,接受老师的监督。中考,虽然不如期望的好,但她如愿上了一中的高中,依然当她的政治课代表。开学第一周,她每天都要来找我,为的是看一眼,聊几句。教师节前,她人生的第一封信写给了我。

仔细想想,我并没有为她特别做过什么,我只给了她足够的尊重与善意。没想到这尊重与善意如春风化雨,让她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这一件事,让我明白了:作为教师,你是能够鼓起学生航行的风帆,还是最终折断学生飞翔的翅膀,关键在于你所做的是不是以炽热的爱为出发点。对于学生,这份爱是可感的、有温度的,也是可以传导的,他感受到了,你的付出就会如你所期。

说到老师对学生的期盼,莫过于一次次爬上分数的制高点。这是老师的脸面,也是学生的骄傲。为此,我们把太多的热情与精力投入到一次次的数据分析,而忽略了学生身体里流淌着滚烫的热血,跳动着蓬勃的心脏。忽略了他们灵魂深处的诗情和骨子里对自由的盼望!一行行冰冷的数字麻木冷却了他们火热的心肠。

永远忘不了上《在关爱中成长》那一课留给我的尴尬与仓皇!很简单的问题:请列举父母、亲人对你的一次关爱。更简单的回答:没有。而且是连续多人,有男生有女生。那一刻,我感觉到来自南北极的冰凉。怎么可以没有?!难掩失望与伤感,我激动地甩了一串连珠炮:没有?!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是谁不离你左右?生病住院,是谁为你敖红了双眸?深夜,你学习归家,是谁在那灯旁守候?每次离开家门,是谁在街角向你依依不舍地挥手?伤心难过的时候,是谁陪你到最后......说到后面,我声音哽咽。一些同学开始轻轻抽泣。那一刻,我看到了孩子们眼里的愧疚与难过。我更为教育的功利而难过。有了这一次,以后的课,我看到孩子们眼里的光芒更柔和。

我们是教师,我们就要做教师的事情。我们不应有世俗的功利。所以,好的老师还应是孩子们的四季。让他们在接受知识、聆听教诲的过程中,享受春天的诗意、体会夏天的烂漫、沉醉秋天的宁静、感知冬天的庄重。孩子们在一年四季的变换中,不应只看到冰冷的分数,还应该心存家国情怀。知世事、爱父母、尊师长、重情义、懂礼貌、守规则......如此,教育应幻化成温暖的等待和温柔的唤醒。

我是教师,这一辈子都是。孩子们则是我要温柔以待的幼苗。我愿倾一生情怀,做他们根旁的泥土、叶上的露珠,呵护他们、滋润他们,助他们冬储营养、春吐芬芳、夏拥灿烂、秋收辉煌!看他们四季欢歌、一路悠扬!这样,一届接一届,即使:

分别时

看你落泪

我会笑着说再见

编辑:超级管理员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