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船山文学报船山人 期待你们的花香 春天的绽放 被疏梅料理成风月

第一版:船山人 PDF原版PDF原版
上一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声明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7 年 04 月 05 日 星期三   01

被疏梅料理成风月

作者:杨玲

男孩说:“我为什么要倾听我的心灵呢?”

炼金术士:“因为你永远无法让它沉默,哪怕是你装作不听它所讲的东西,它也依然是在你的心底反复陈述它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 ——《炼金术士》

记得辛弃疾写着这样一句词:“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

我这几天一直在默默念叨着这句词,写得真的很好,我也一直在寻找属于我生命中的“疏梅”,它们点缀我整个心灵,也料理我心中杂芜的荒地,使之充实,疏梅为春天开路,我便在这里沉醉。

季羡林在《留德十年》里这样说道:“我总觉得,在无量的,无论是空间或是时间上,宇宙进程中,我们有这次生命,不是容易事,比闪电还要快,一闪便会消逝到永恒的沉默里面去,我们不要放过短短的时间,我们要多看一些东西”

人生若白驹过,忽然而已,一不小心便永远的沉寂,所以在活着的时候,总是要有个信仰,来缓解对消逝的恐惧,就像基督教告诉你人是可以永生,佛教告诉你还有来生,道教告诉你可以长生,那些不入教的人是很难明白那种宗教的虔诚,就像看着那朝圣者三跪九叩时忍俊不禁,甚至还得附上一句:“真傻!”不过有了宗教信仰生命、心灵便不会落空,因为你总有一个盼望在那里,其实也是一种生命的寄托,宗教让你虔诚地相信生命的无穷,所以让你远离对死亡的恐惧,在中国从汉代到清末,儒家文化总是深深的扎根在每个士人的心理,对于缓解死亡的恐惧儒家追求三不朽: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历史的长河里,众多仁人志士在这条路上完成他们生命的不朽,我是不相信宗教的,对于儒家的“三不朽”却念念不忘,一路走去人总得留点东西证明曾经存在过吧,我很赞同张载说的,为往圣继绝学,我想不放弃努力,让自己多找几支俏梅,点缀生命,充实生命,。

所以幸运的是生命出现“疏梅”时的那份快乐,那种沉浸与陶醉,那种对混沌生命的顿然领悟,那种无需多言的默契。

它或许在万卷书中,或许在万里路中,或许在贤师门下,年轻的生命总能寻觅点它的倩影,快乐有时就在这寻觅过程中,有人和你心有灵犀,有人以他桀骜不驯,放荡不羁,或者特立独行,或者温文尔雅,或者是一个时代名垂青史的风流人士以他们独特的风度,就这样被他们征服,即使年轻的生命肤浅的阅历暂时看得不明朗,但是总有一些时候会对于整个生命有个认识,明白怎样才不算碌碌无为,怎样才是生命中最需要的疏梅。

这很大程度上是取决自己的本心,心之所爱,心之所向。因为还年轻,或许不至于糊里糊涂地随大流过一辈子,这就是他们给自己的人生参照,你可以在这里面寻找到自己要的人生信仰,就像很多人喜欢陶渊明,我最佩服陶渊明的是在举目无知己的情况自己开辟了一种人生模式,这种模式是自己所追求的,同时也是无前列的,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因为一个人踽踽独行很容易迷失方向,很容易没有毅力走自己喜欢的路,但是渊明就能做到,他就是冯友兰先生说的天地境界中的一员,与自然合而为一,提壶挂寒柯,淡泊地看着飞鸟相与还。

易中天说:“读书分为谋生和谋心两种:谋生的读书是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为的是找个工作,这不是真正的读书;而谋心的读书是为了心灵的寄托和安慰,这才是真正的读书

暑假里看了叶嘉莹老师解读唐诗宋词,她自己说这些诗词是她人生最宝贵的寄托,因为有了它们所以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仍然能坚信总有豁然开朗柳暗花明的那一天,我想诗词便是她人生的疏梅,读透

了,渗透了她的整个人生,我想这个过程也很漫长吧。

我呢?我愿万卷古今消永夜,一窗昏晓送流年,在恰似冰底

水的流年里,我会让我的疏梅绽放,让花香萦袖,点缀成无愧生命的风月。

编辑:超级管理员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